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特码 > 多处理机 >

熵一资产许剑锋:把自己定义为一家信息处理机构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多处理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浪财经讯5月25日,2019第五届全球私募基金西湖峰会在杭州举行。在分论坛一“新形势、新机遇——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的私募基金与产业发展创新融合”,圆桌讨论环节,熵一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首席策略官许剑锋发言如下:

  许剑锋:首先非常感谢大会给我一个机会来这里跟大家学习,正如主持人所说的,大家对我们了解不是很多,我就简单说几句。我们熵一是一家植根于上海的私募基金,如果放在国际上,其实就是一家对冲基金。我们在上海跟香港都有分支机构,也拿到了相应的牌照。在境内这边我们也发行了人民币的私募基金,在境外也发行了美元基金。

  因为我们主要是专注于全球宏观策略,如果从全球宏观策略去思考实体经济跟金融的问题,因为我们经常说我们去看待投资的视角,是从宏观的视角。其实宏观是包括两个维度的,一个维度就是实体经济,我们要去思考对我们所有的不同的国别,它的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包括对外贸易、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一系列的宏观实体的指标,我们要关注,它现在处在什么样的状态。然后我们是否能够根据这些实体经济的指标,能够描述出现在的经济现象是怎么样的。这是对从宏观角度去思考投资,非常重要的一个视角。

  我们做宏观的投资,因为我们毕竟需要落地,需要投资,需要交易,如果纯是从实体经济来考虑,可能更多有点像学术研究这块。所以我们第二个维度是从金融市场的角度出发,我们从利率、汇率、大宗商品、股指类的角度,根据不同大类资产的价格,不同标的存在的各种给出来的价格信号,我们能够还原出什么样的情景。因为资产市场里面有很多参与者表达观点,所有参与者表达了观点之后,背后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当我们把实体经济跟金融市场这两个维度进行比对、比较,我们是否能够抓住到一些它存在的,类似所有指向都一致的趋势性的机会。或者说实体经济表达的是一层意思,但是不同的价格表达的是另外一个宏观的观点。甚至我们说在不同类的资产之间,比如大宗商品跟利率之间,也可能表达是不一样的东西。这样可能就存在着一些失衡性的交易机会。我们就是利用这一块,能够从中提炼出我们对宏观或者对大类资产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一些看法,最终去表达。

  当然要换另外一句话来说,刚才卢总也说了,我们做二级市场的对实体经济有什么作用呢?我们也经常在问,我们自己对经济有什么用?其实我们自己在很多场合,就把我们自己定义为一家信息处理机构。我们手机各种信息,包括实体经济的信息,包括金融资产价格的信息,我们在市场中进行交易,来表达我们的观点。而其实如果我们表达的观点跟最后的现实比较贴近,我们认为我们的利润其实可以归结为我们在处理信息收到的信息处理费。当然如果表达的离的距离比较远,就是我们处理信息付出相应的成本。

  第二个是我们想发觉一些具备价值的一些企业,如果我们觉得这些企业有成长性,它具有价值,可能它的整体股票价格会比较好,而且对他们来进行融资来看,也会有助于企业的经营。相对来说,我还是认为我们二级市场这边的交易,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主持人:接下来是要请熵一许总来聊,第三四季度全球经济以及大类资产走势的看法。

  许剑锋:这个话题比较大,我本来刚刚想说一下我这次参会的一些感触,大家都在聊产融结合的问题,我也听了各位大佬说产融结合是一片蓝海,包括我们的敦和、永安国富都要涉足实体。对我们这种没有实体的,我们的压力就非常大。其实主要就是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的优势在什么,因为首先我们对于这个领域来说,我们是没有期现结合的,而且本身我们去做全球,我们面临的包括整个金融环境,包括参与者的思维或者他们的一些行为,包括很多的金融工具给到我们的,比国内这边更为复杂。而且对很多的领域,说句实话我们都不懂,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我们一直在问我们自己问题,我们能懂什么东西。其实相比各位来说,我们真的如果在这一块做交易,基本上可以说是必输的。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优势可言,尤其是当你们觉得是蓝海的时候,对我们来说可能就没得玩了。但是正因为今天的这次会,它其实坚定了我们的一些想法,其实我们想做的是什么?我们是非常看好未来的智能化的。当我们看好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科技公司,我们要像刚才说的,要向信息处理的角度出发。

  而我们可能在每个行业,每个金融,可能跨国别,具体的东西有所不一样,但是背后隐含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首先我们对于所有的东西,实体也好,金融也好,都是一种信息,我们的信息如何收集,如何进行处理,我们现在也在很大程度的改造。包括对于我们的数据库,包括对我们在很多时候,包括刚才谭总说的多因子的东西,但是我们走的方向是不完全信息的角度里面进行一些模型或者是算法这方面的完善。因为我们只有走这条路,我们才有可能综合更多信息来处理这个问题。

  杨敏:您在做跨国资产、全球资产这边有一些了解,可以跟我们各个现货或者资管来结合,因为现在很多投资或者建发已经在做国外贸易了,这方面的结合深度应该有很多。

  许剑锋:本身我们有些客户也是产业客户,因为说句实话在他们本身的行业里面,他们一定是专家。但是相对来说,你毕竟也得要处理一些利率问题、汇率问题,相对而言在这些方面,我们会有一点点经验。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聊一下刚才的问题,我们所谓叫熵一,从最不确定出发,一开始我是一无所知的,在这个东西出发的时候,我们去找一些我们能相对确认的机会,如果我找不到,我可能不敢评价,我也没能力去评价。比如我们现在去评价大宗商品,还不如请其他几位更好一些。但是在目前这种环境里面,我更觉得有几块是相对确定的。第一是在国内,国内这边产业的集中,或者收购兼并这块,一定是往前的,不管整体的经济好与坏,其实都是这样的。因为整体的经济往上的时间已经结束了,随便开一家企业可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接下来我们说产业升级,产业升级需要资金、技术、人员、市场,不是哪家企业都能升的,它最后导致的就是好的企业,有效率的企业会越来越好。而这个其实各国从日本、美国、欧洲都走过这个历程,我们中国也一定会走过。而且之前股票市场的定价是非常聪明的,为什么龙头企业在涨?是有背后的一些逻辑的。不管逻辑的好坏,在境外这边来说,包括加税也好,包括对华为的影响,影响的有确定的东西在,就是对美国企业的杀伤。可能对中国企业好与不好我们不敢说,我们要看,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可以看到2017到2018年美股的上涨,他减税,企业不投资。

  杨敏:这样说来,就刚才的问题,对三四季度全球经济和大类资产走势您大概怎么看?

本文链接:http://ticketsareus.net/duochuliji/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