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六合特码 > 多重异常 >

从冬奥看金牌有多重 新华:若国足夺冠全国震动

归档日期:05-15       文本归类:多重异常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百个人眼中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往往大相径庭,但可能也会因此产生新的感悟。比如,奥运会的金牌到底有多重?

  在旧中国,国人被世界视为“东亚病夫”。国家改朝换代后伴随经济发展急于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一度利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对竞技体育发展采取“举国体制”寻求突破,对于那些金牌获得者的冠军们也是有求必应,奉作神灵一般对待。所以,也就有了我们今天所谓的金牌狂热症。

  奥运赛场上,中国健儿抢金夺银,为中国报仇雪耻。这种说法很快被人批评,批评者说这只是体育运动,不应该这样说,可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这种想法有时会不自觉的从内心冒出来。一旦冒出来,就会觉得特扬眉吐气。

  所以在中国,特别是一些体育不太发达、冠军不太多的地区,向来特别重视冠军选手,认为“金牌就是大爷”。这也就有了“明星特权”泛滥的观念性原因。

  奥运亚军、季军与冠军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也许是0.1秒,也许是0.1环,也许是0.1厘米,也许是0.1公斤,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距离,易思玲在夺得奥运首金后,大大小小的祝贺条幅出现在易思玲家所在的小区,她曾读过的学校……至少有一整队身穿整齐制服的鼓乐队在广场上表演,庆祝易思玲夺金。当晚,由桂阳县委、县政府组织,在桂阳最大的欧阳海广场燃放起了烟花焰火,据说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相比之下,在夺得女子400米混合泳铜牌的湘妹子李玄旭家中就清静多了。只从伦敦抵拿了一枚铜牌的李玄旭回国后更是感受到了世态的炎凉,她的母亲告诉记者:“就我和她阿姨两个,并无领导等他人接机,我们三个会在北京倒两天时差然后回家,没什么特别安排。”

  与其他行业不同,运动员是吃青春饭的。在运动生涯结束后,他们很快失去了(作为运动员参加比赛的)价值。但在我们的体制中,有些运动员又是“在编”人员,他们退役后国家还要负责给安排工作。而在所安排的工作岗位上,有些运动员又没什么实事可做,导致形成了一批“剩余劳动力”。而一旦成为奥运冠军,凭借自身影响力,大多能在地方体育系统谋到职位,现行惯例大多是副处级待遇。

  “赛而优则仕”在当今中国体坛似成惯例。这的确有利于解决运动员的后顾之忧,也间接肯定了运动员所取得的成绩。中国也不乏优秀选手顺利走上仕途的例子,比如蔡振华、邓亚萍等等。但不可否认,除了像邓亚萍这种能够在退役后坚持自我学习的个例之外,绝大多数运动员由于长期封闭训练而缺乏“一步当官”所必需的资质。

  这种情况比比皆是,王励勤被任命为上海市乒乓球中心主任助理、上海市乒协副主席。邹市明被聘为贵州省体工大队副队长。去年,刘翔和刘子歌当选上海市体育局团委副书记。只要是明星运动员,大多数都在地方上挂有一官半职。

  超高人气的刘翔甚至作为政协委员连续三年进京参加“两会”,翔飞人面对自己还不太适应的官职三年来只交出了一份提案,并且基本都是由他人代写。

  且不论“赛而优则仕”是否符合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凡进必考”的规矩,从运动员中选官的过程本身就有许多问题。比如黄穗事件,不知在当时授予她这一职位前是否进行过细致的考察。这样随意给她戴个“乌纱帽”,当官三年没上班一天。而像黄穗这样在运动员时期就当官的大有人在,比如跳水冠军郭晶晶,也曾在运动员时期担任河北体育局干部。

  田亮以奥运冠军作资本,2005年获副处级体育官员之“封官晋爵”。然而田亮也许并不满足,也不珍惜,更不领情。今年初田亮被爆由于超生而被陕西体育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双开”,但最后田亮只是从副处职务上卸任,但并未被“双开”,党籍和公职继续予以保留,陕西方面采取了“护犊子”的手段将该事件“大事化小”,陕西当局还为田亮的超生找了一个“正当”的理由:田亮的第二个孩子不但香港生而且还获得了香港籍,分明与“超生”不沾边儿。

  田亮黄穗等人确对“举国体制”作过贡献,这个咱们得去承认,但他们同时亦从“举国体制”收获副处官帽的回报和特权,但如果你是变本加厉的利用,那么得到的只能是遭到舆论的指责和百姓的谩骂了。

  与“黄穗事件”几乎同时,前南京有有足球队的几名球员还在为讨薪苦苦奔波。这也再次提醒人们,在黄穗、田亮,郭晶晶们享受“赛而优则仕”同时,中国还有更多运动员就业难、生存难的现实问题。

  在温哥华冬奥会结束后,“感谢门”事件中,周洋夺冠后感谢父母的发言以其率真、孝顺赢得普遍理解和尊重;而事后长春市领导问及她家里有何困难时,她的一句“父母还没有工作”的回应却引来很大的争议。一时间,民心之向背为之逆转。这件事反映了奥运冠军持有不该有的特权意识,同时却缺乏社会公平意识和竞争规则意识。奥运冠军光环再亮,也不能成为逾越底线、索要特权的资本。

  王濛在接受警察处理时说:“知道我是人大代表和世界冠军吗?”而在医院,运动员们也以世界冠军的名义要求“必须入住单间病房”。这种颐指气使的傲慢,既是酒酣耳热、情绪激动后的口不择言,也是长期以来“高人一等”的特权意识的自然流露。

  这起群殴事件中的刺耳声音,与“我爸是李刚”可谓异曲同工。很遗憾,短道队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世界冠军和人大代表的身份,并不仅仅意味着荣誉和权力,更意味着责任与国家形象。事后,丽江警方已公开致歉,可短道队却依然无视己方过错,领队王春露反而指责“网上不实报道”。

  2012年6月26日,北京二中院开审一宗诈骗案。被告人王媞自称是,以能够低价买到房和车为由,伙同朱双双先后骗取文体明星邹凯、杨威、杨云、罗雪娟等30余人,共计人民币5800余万元、港元228万元。这些体育明星大腕,按理说并不差钱,可他们为何还要想通过各种手段买到便宜的房子和车子呢?迷恋特权——应该是邹凯、杨威、杨云、罗雪娟等明星大腕被骗的根本原因。

  这一切都是奥运冠军的头衔带给他们的优越感,要知道,在中国体制下拿不到奖牌或是只拿到银牌和铜牌只能是“愧对祖国,愧对领导,愧对所有关心的人”,只有你拿到奥运冠军才是真正的“咸鱼翻身”。

  奥运拳击冠军邹市明,他进入贵州省体工队后,每月基本工资只有1000元左右。奥运会为中国夺得首枚拳击金牌后他的身价一夜暴涨,其中有国家奖励,有基金会的奖励,同时还有大量的广告收入和一些商业活动,组织者都会付给他相当丰厚的“出场费”。

  24年来国家的奖励已经翻了59倍,各省市地区对获得金牌的获得者也有不同程度的奖励,多数在50万元左右,有的超过百万。加上其他的奖励基本上都会轻松破百万,有的甚至达到千万水准。四川小将邹凯就是在几天之内一下变成了“千万富翁”。

  此外,奥运冠军们会额外获得一些企业的“赞助”,很多明星运动员在夺金后不久都会“住洋房,开豪车”,单是这一点,就够普通百姓羡慕一辈子的了。

  最重要的是,为了奥运盛会,中国政府也为不少行业及个人开了绿灯,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门对北京奥运会组委会、国际奥委会、中国奥委会以及有关奥运会参与者实行税收优惠政策,其中参赛运动员因奥运会比赛获得的奖金和其他奖赏收入免征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纳税本来就是公民的一种义务,然而拿着高额奖金的奥运冠军就可以免交个税,这让在基层同样贡献心和血的百姓们情何以堪啊!

  中国奥运头号明星刘翔则是在夺冠后身价暴涨40倍,经历了2008奥运退赛,奖金被抽成过半,但凭借着高曝光度及商业代言依然稳坐中国体育界富豪榜的头把交椅。此外,翔飞人还享有专门改造的单间及私人菜单。

  2011年12月7日,夺得了本届射击女子10米气枪冠军的郭文珺去年喜得贵子,为了帮助郭文珺快速恢复身体,医院为郭文珺安排了包括主治医生、心理医生、营养师、瑜伽师、母婴护理师、医疗管家等专业的10人产科医护团队,进行10对1服务,提供了包括产后排腹气、关节养护、瑜伽调息等多项康复服务,在出院时医院还派了两辆加长豪车护送郭文珺母女出院,车身上还挂有“恭送奥运冠军郭文珺与杜雷夫妇爱女满月出院”的字样。

  2004年8月13日,杜丽为中国代表团夺得了雅典奥运会首枚金牌后,她曾经学习的淄博市体校设立了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杜丽班”,她曾经训练过的淄博市竞技体校以她的名字命名了“杜丽射击馆”,此外,杜丽还拥有了一把专属的奥运金枪,更夸张的是杜丽生孩子的过程都被全程直播。

  上个月高考刚刚结束,无数学子为了考进理想的大学而历经寒窗苦读。相比之下,世界冠军们的大学之路则要平坦得多,只要能够在奥运会上拿到金牌,无论他们此前的文化基础有多么薄弱,都能轻松获得前往名牌大学读书的资格,并且,像刘翔等人还获得了某知名大学硕博连读的机会。

  那些冠军,尤其是奥运冠军,他们手持“免试符”,长驱直入高校,已成社会痼疾,坊间嘘声四起。但各个大学却对明星钟爱有加,对冠军视若珍宝,以能招到他们为荣,因为这样不但可以提高高校的知名度,也可以让更多人报考该校,选择与冠军和明星做同学,从而给高校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

  这当中也有一所另类的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清退的307名“超学时”研究生名单中,出现了奥运冠军高崚、杨威的名字。这次华中科大坚持“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不畏特权唯质量,不图虚荣重原则,这对于维护高校的尊严,维护教育的公平,维护文凭的圣洁,颇具标杆意义,实属难能可贵。大学可以破格录取金牌选手,但决不能破格滥发文凭。如果让奥运冠军轻易拿到“水货”学位,那将不但有辱斯文,也玷污了他们的一世英名。

  金牌排行榜上,虽然中国暂获金牌榜数字第一,但无论从国民的体育素质排行,还是从我们体育设施和教育经费的投入上,中国的排名估计就得从后面数了,而且相差可能不止是一倍两倍。

  2008年,当我们拿了金牌榜的第一,我们俨然是体育大国了,但请记住,体育大国的衡量标准不应该是被“包养”起来的运动员获得了多少块金牌。我们在体育上要走的路还非常漫长,绝不是靠刘翔跨栏就可以一夜之间超越的。

  体育竞技的魅力就在于竞争,在顽强拼搏中迸发激情,在公平竞争中提高水平。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不想争取金牌的运动员也不会是好运动员。不要说是像奥运会这样的全世界最高水平的比赛,就是社区、学校里的体育活动,如果没有了对名次的竞争、对荣誉的向往,体育活动的持续性和精彩呈度也会大打折扣。

  但在索契冬奥会上,我们也会发现,不仅因竞赛规则的改变而可能产生不同的冠军,就仅仅是因为计时精确尺度的不同,也可能造就不同的金牌得主。

  比如高山滑雪女子速降赛场上,斯洛文尼亚选手蒂娜·马泽和瑞士人多米尼克·吉辛同以1分41秒57的成绩获得金牌,这是冬奥会这一项目中首次出现并列冠军。但假设这一项目的计时像短道速滑那样,精确到以秒为单位的小数点后3位,那么这历史性的一幕就很有可能不会出现。同样,假如短道速滑的计时,只精确到以秒为单位的小数点后1位,那么周洋和沈石溪将并列女子1500米冠军。

  在这一进一退的假设中,你是否会对金牌有一种全新的感受?你是否还会坚持金牌就是唯一?

  从奥林匹克的理念上说,金牌并不意味着一切。奥林匹克宪章强调,运动是与生俱来的人权。金牌的产生是体育竞技规则使然,是为了激发更大的荣誉感和更强的吸引力。

  而荣誉感绝非虚荣心。人类向极限发起的挑战,那怕是以秒为单位小数点后3位的进步也是异常的艰难。在冰与火的激情背后,是那些一流运动员流泪、流汗,甚至是流血的种种牺牲。

  如果没有了对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体育竞技将会平淡无奇,甚至索然无味。由此,我们才能明白,对金牌的追求应当是对顽强拼搏的精神嘉奖,是对人生的激励。

  同样是获取奥运会金牌,但雅典奥运会上的刘翔和本届冬奥会上的张虹,都瞬间成为万众关注的焦点,不仅是因为他们在基础大项上的突破,也是因为他们实现了几代人追求的梦想。试想,如果有一天中国足球夺得奥运会或世界杯的冠军,那将会产生怎样的震动!

  中国社会在发展进步,金牌观念也在发生变化。100多年前,奥林匹克人人能参赛的理想传入中国,一句“我能比呀”,不仅是翻译的结果,更反映当时中国人渴望被平等看待的心情。但当刘长春代表中国首次踏上奥运征程的时候,外部世界并没有多少人拿中国当回事,直到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那一声枪响、杨扬在盐湖城冬奥会奏响国歌。

  那时,金牌体现的就是实力提升,是中国自觉融入世界的象征。如今中国人的梦想向更广阔的天空飞翔,对群众参与程度高或是观赏性强的体育项目,提出了更多、更大的要求。比如在国内大中城市悄然兴起的冰球,融合了技巧与冒险元素的U型场地,不知催生了多少花季少年的时尚梦想。尽管有些冰雪项目我们目前还并不熟悉,在国内开展还有种种局限,但它们的潜力却是巨大的,利用市场化手段完全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随着体育结构性需求的变化,也导致了对金牌份量的重估,这无疑是一种历史性的进步,将为中国体育深化改革注入更强大的动力。

  关于叶诗文的争议久久未散,英国《每日邮报》登载的一张中国少年体操选手练功的照片又在外媒上掀起渲染大波。《泰晤士报》甚至直指:中国小孩当“原料”,金牌只是“体制成功”。那些沉甸甸的金牌背后,运动员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

  体操被称为“运动之母”,长期进行体操训练可以提高人体基本身体素质,挖掘运动天赋,因此在欧美国家,体操训练是非常有群众基础的热门运动。图中这名老者来自德国科特布斯,今年86岁,靠坚持不懈地体操训练保持着轻盈健康的体态。

  而在我国,体操基本局限于竞技体育领域,传统的“以量取胜”的训练方式,让人们将体操训练与苦、累、伤画上等号。图为被外媒大肆传播的中国女童体操训练图。

  仙桃——这座江汉平原腹地上的小城市走出了李大双、李小双、郑李辉和杨威等4名体操世界冠军,体操成为这座城市最大的骄傲。作为冠军的母校。仙桃李小双体操学校是这个城市的梦想之地。

  这里流传着这样一首儿歌:“男子汉,铁打的,不好哭,做好汉,这样老师才喜欢;学小双,要流汗,将来做个英雄汉;拿金牌,夺冠军,美名天下传。”图为仙桃体校内练习吊环的男孩。

  体操房的方寸之地,圈住了这些体操少年的半个童年。在其他孩子学习、自由玩耍的时候,他们在简陋的器材上,尽最大的力量忍耐弯折身体带来的苦楚,一遍遍重复枯燥的体操动作。图为北京什刹海体校内练功的女孩。

  “金牌”、“运动员”,被问及理想时,孩子们会这样回答。但绝大部分孩子的理想是短命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他们为之付出童年生活的体操房,以及那套无形束缚他们的运动体制,会将他们一个一个淘汰掉。这是一个体校内孩子结满老茧的手。

  体操房的墙上,大都悬挂着巨幅的国旗、红旗,贴满简短有力的话,“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拼搏创新,精雕细刻”。孩子们每天都在这些标语式语言的激励下,无意识地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一名体操教练说:“与田径一样,体操也是运动的母项,训练周期长,与其他运动相比,体操比赛的年龄段也较低。在日常训练中,热身与基础训练是主项。图为两名孩子互相帮助拉伸韧带。

  这其中,对孩子们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柔韧性练习。图为美联社记者拍摄于什刹海体校的一副教练帮助队员“泰山压顶”拉伸韧带的训练图,这幅图获得荷赛奖。

  教练们常常用“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老人言教导他们,孩子们需要花费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将几套体操动作练得娴熟。图为孩子们在平衡木上训练“燕式平衡”。

  这些孩子们都是举国体制的“后备人才”。上世纪60年代中国体育管理部门提出“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简称为“三从一大”指导思想后,这种训练模式便延续至今。

  即使在启蒙阶段,竞技体育的的残酷性就已表露无遗,注定要有八成以上的孩子与赛场无缘。而体操不过是他们幼年时代的一段磨炼和记忆。

  剩下的那些不到两成的幸运儿,有幸被选拔进入省队甚至国家队的,更是凤毛麟角。

  而那些入选了国家队的“天之骄子”们,则将享受举国体制耗巨资承托的训练体系,为中国人的“奥运金牌梦”不懈地努力。邓亚萍身后的两人就是体操名将:双胞胎李小双和李大双。

  据国家体操队教练钱奎透露,2003-2004年两年的时间,体操队共用去4400万元。从悉尼到雅典的一个四年奥运周期,总金额约是8000万元。以体操队一届夺取1-3块金牌的目标算:一块金牌的最低成本是2700万元。图为北京奥运会上,体操队总领队黄玉斌展示获得的金牌。

  以上这些8年前的数据,还不包括运动员的服装以及获得服装后的奖励等等。也因此,雅典奥运会滕海滨为中国体操队获得地唯一一块金牌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图为滕海滨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鞍马比赛。

  围绕一个国家队的体操运动员有:教练组、科研组、炊事组、医疗组……一枚体操金牌下,流淌着成千上万运动员的血汗,更消耗了国家巨额的财政投入。图为名将杨伊琳。

  而一名夺得奥运金牌的运动员,则将一飞冲天,成为这个金字塔顶最闪光的星星。曾经中国体操的骄傲李宁,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点燃主火炬的人。图为李宁点燃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火炬。

  当然物质回报也是极其丰厚的。以北京奥运会独得三金的邹凯为例,四川省奖励150万,家乡泸州市奖励50万,加上国家的105万,再加上四川省知名企业的重金奖励以及体育基金的奖金和四川省体育局房子的奖励,邹凯光奖金累计超过500万元。图为邹凯伦敦奥运会摘金。

  昔日的大会冠军,陈一冰队友张尚武沦落街头乞讨曾经引起轰动。诚然,张尚武一个人不能代表整个体制,但在他的悲剧背后,多少折射着这套金牌体系闪光背后的阴暗。

  这些有一定天赋的运动员从小在体操学校训练,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如果练出成绩了,就有可能被省队、国家队挑走。图为训练后疲惫午睡的孩子们。

  幸运者如邹凯、陈一冰,一朝成了奥运冠军,风光无限光祖耀祖。但仍有很多像张尚武这样半途练残了只能被迫退役。图为桑兰,在第四届美国友好运动会的一次跳马练习中不慎受伤,造成颈椎骨折,胸部以下高位截瘫。

  政策对退役运动员的安置基本处于空白,没有像样的成绩做支撑,本人又身无长物,虽然像张尚武这样沦落街头乞讨很极端,但这些年冠军落魄的新闻早已如汗牛充栋,让人有些麻木了。图为哭着练习基本动作的孩子。

  张尚武事件爆发后,陈一冰曾连发数条微博谈自己的看法。他承认,中国少儿体操的训练方式很残忍也很痛苦。同时也表达了一个观点:竞技体操是职业体育,和强身健体不同,要出成绩,要成为顶尖选手,就是需要付出超出常人的代价。图为体操房内练功的孩子。

  但我们的训练模式,却是“一刀切”,不管你有没有天赋有没有意愿,只要进了体校的大门,那么从幼儿时期开始,你就要接受残酷地职业体操训练。图为在教练帮助下拉韧带的女孩。

  练出来的,一万个能有一个么?练不出来的,幸运一点的回归正常的生活,幼年的磨炼顶多是一种回忆。惨的,就是张尚武这样,练到“半职业”了,身体废了,一切都泡汤了。

  对比另一个体操强国“美国。他们的训练体系,实在有值得借鉴之处。图为美国体操俱乐部内参加训练的学员。

  乔良:昔日中国体操队的副队长,却总与奥运会无缘。1988年汉城奥运会,他因为太年轻没能入选,四年之后他已经因为背伤宣布退役。1991年,乔良接受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只身前往美国学习英语,同时帮助学校的体操队进行训练。完成学业之后,乔良放弃了在大学教书的“铁饭碗”,与太太庄丽文开了自己的体操学校,并培养出数百位州冠军,获得了巨大成功。2002年,乔良成为美国公民。图为乔良带队参加08北京奥运会。

  正是乔良,培养出了本届奥运会体操全能冠军道格拉斯,也是历史上第一个黑人体操冠军。他同时也是名将肖恩·约翰逊的恩师。在谈到中美体操训练机制的差异时,乔良说:“美国体操的根基太好了,体操俱乐部非常多,很多孩子从小都到俱乐部练习,可能他们很多并非为了拿冠军,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中国体操队是我的老家,我非常热爱我的老家,我希望中国体操队能强大。”图为乔良在北京奥运会上指导肖恩。

  道格拉斯就是在体操俱乐部训练,发掘了自己的天赋,才转投乔良门下,最终在伦敦奥运会一举成名。图为道格拉斯夺取伦敦奥运会女子体操全能冠军。

  以强身健体的目的参与体操训练,靠私人资金去俱乐部训练,发掘了个人天赋后转而进行职业训练,最后拿到奥运冠军,道格拉斯的这块金牌,实实在在地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的涵义。图为杰克-肯尼迪在白宫看4岁的女儿练习体操。

  伦敦奥运的口号是:激励一代人。我们需要的是那些能引导普通大众参与体育运动,激发民众运动兴趣的典型。图为澳大利亚体操队在平衡木上拍写真。

  而当大家在媒体上反复地翻阅这些残酷,甚至是血淋淋地幼童训练照片,试问哪个家长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去遭这个罪?

  正如陈一冰所言:我们的体操训练机制该改革了,要让孩子们体验“快乐体操”。让体操运动真正成为强身健体、被大众接受的运动。

  但愿经过一代人的努力,我们能走出“唯金牌论”的怪圈,别再挥舞着“举国体制是个好体制”的大旗,净干些打肿脸充胖子让老百姓得不到实惠的傻事。图为体操房内坐在海绵垫上的小男孩。

  一个真正的体育强国,应该是群众体育有基础,人人以运动为乐。把举国体制的钱投入到群众体育中,才能提高全民族的身体素质。而一个人人以运动为乐的国家,奥运会金牌的分量,又有多重呢?

本文链接:http://ticketsareus.net/duozhongyichang/397.html